我找工作的標準是:能讓我繼續跳舞嗎?

李苡珊/業務襄理/街舞老師

李苡珊考慮是否要加入保險業前,只問了前輩兩個問題:「保險,好做嗎?」「那,我還可以繼續跳舞嗎?」對他來說,舞蹈,就是一個和工作同等重要,值得做為職業篩選門檻的人生夢想。

其實愛街舞的他,曾做過專職的舞者。每日靠著教課和表演維生,但沒想到把夢想當成了工作,反而會把夢想愈推愈遠。

把夢想當職業 可能累垮自己
為了支撐自己的生活,他必須開設足夠數量的教學課程,「沒有課能教,內心就會很焦慮、很煩躁,跳舞變得壓迫,沒這麼有趣了。身體也覺得疲憊,下課後,我還時常要去推拿。」如果不嘗試改變,他知道自己不只會失去一個夢想,還將失去一個能帶來無比快樂的嗜好。

於是他決定「半隱退」,從專業舞者的身份抽離,轉往一般公司做行政。「不再有固定的學生跟著,專業舞者和老師的光環消失了,」他的心裡曾感到沮喪,但只能告訴自己,這是為了平衡家庭、夢想和生活,必要的改變。本想,假日總還是能抽空延續舞者的生涯,卻在孩子出生後,周末時間全都得待在家中陪伴,顯得進退兩難。難道,堅持十多年的街舞,真的只能這麼被捨棄?

當內心掙扎糾結的時候,也剛好是要為自己小孩購買新生兒保單的時刻。李苡珊順口問問負責的保險業務前輩關於業務員的職涯,「可以邊跳舞、邊工作,就太好了啊。」他馬上萌生轉行的念頭,追著前輩要題庫,看見職涯講座就嚷著想去聽,在很短的時間內便通過考試,成為國泰人壽的一員。

追逐夢想 是要與他保持一個剛好的距離
之後,他真的將舞蹈生涯延續下去了。

每年,總公司舉辦全國性啦啦隊比賽,他就負責在區部徵招團員,幫忙編舞、教學,帶領大家團練,連續四年拿下北區冠軍,去年更奪得全國第一的寶座。平時除了自己練舞,也不定期的開班授課,像是擔任台積電尾牙表演的舞蹈老師,讓更多大企業裡的上班族有機會接觸街舞,鼓勵他們突破心理障礙,開心的接受舞蹈,或是承接高中、大學社團的教學工作。

「現在教課是一種紓壓,還能因此認識更多的人。」或許所謂追逐夢想,是要與它維持一個剛好的距離,給自己一個彈性在工作、家庭、夢想之間不斷切換,夢想才不會淪為厭倦,而得以延續。

加入國泰Young高登計畫更多國泰達人的故事